輪舞月光雨

關於部落格
半生閒心今終止

一步霹靂無盡期

義膽戰將披浴血

蓮葉情誼無可擬
  • 67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妻碎唸

  選擇這條路,自然是回不去的!
彰化議長和花旦的婚姻只維持了18亇月
如果可以誰不想長久?
退一步 海闊天空
或者那是墜落前的最後景色?

開封的方向不同
約課時間錯誤
電影 預售票未達成
馬桶蓋沒放下
頭髮沒撿
吃到他的調理包
泡到花茶(最近什麼茶都出事)
公仔武器DVD未預購
搭三叔便車回家吃飯也滔天大罪
就只因沒能幫你帶衣服回家洗

為何要小心翼翼 
你是付$的老闆

在你心中我只是卑賤的女僕?

你的不對,輕描帶過
我的過失,罄竹難書

關於銀行人員 有些人的方法不盡相同 每個行業都有它的潛規則
置身事外
 
或許 我對法律不很透徹 但隱隱有種感覺 保護的是懂得保護自身權益的人
對於下一代 別要求功課好  站在書本頂端 卻輸了基本的道理
造成所有人的不快樂 和負擔
 
所謂的廢死聯盟 不過是躲在電腦後敲打鍵盤 一切責任都不用負擔
在他們的眼裡 被害者是既成事實 而加害者是還能教化、挽回的對象
一旦幫助加害者成功逃離死刑 那麼就是功德無量
或許他們不明白救下的一條生命是用多少破碎家庭換的
除了說政府無能大概也想不出新的言詞
社會生病了 人人自危 對於彼此之間的信任只會越來越少
因為只會想到自己 而對方 想多了人家覺得你雞婆
 
殺人魔被送走了
難道往後就不會再有慘案發生?
槍決了一個 但還有無形的心魔伺機而動
不然  小燈泡怎麼來:
不然割喉狂人為何層出不窮
傷害永遠是存在的
冷漠疏離也總不會消失 
 



所謂的人類 婚前婚後大不同
如果事先知道 難道結果就會改變嗎
如果事後才明白 剩下的大概就是調適上的問題
應該這麼說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不要太羨慕 再怎麼樣都是奢望   因為他不屬於你
不要太抱怨 畢竟自己選的 就該承擔這一切的後果
再說 也於事無補
 
之前都說有自己的主見是很好的事
之後卻說有自我的想法是天大的錯誤
總是怪罪著沒顧慮先問過你就自做決定
那麼在你心裡有想過別人的感受嗎
如果你有 就不會發脾氣
如果你有 就不會起腳動手
難道是因為這樣才決定共同生活嗎?
難道在你心裡我就一點好都沒有
只剩刺眼
或者選擇我的原因
並不是夠吸引你而是比較好控制
 
 
 
貓魚
在外面討生活的浪浪
辛苦自是不在畫下
回頭想想人何嘗不是如此
只不過他們的語言我們不懂 習性不瞭解
有些人愛之如命
有些人惡之傷命
立場總有極端 也不可能單憑一紙法律避之
所謂的因果 未定之天 報應循環總不見成效
 
原來
覺得活不下去的人並不孤獨
很努力地想活 卻輕易地被奪走生命的
也不在少數
是上天開的玩笑嗎?
還是三世因果的結論?
社會新聞中
無論男女老少 都有可能成為外遇 家暴甚至是受虐
距離烏托邦 史中有好一段距離
是因為人性複雜 還是人性本私
所謂的修行 難道就注定是要來忍受別人對你施加的痛苦
在過程中得到解脫
 
如果有一天 不存在
是因為再也沒有必要
如果被傷害 也只能保持沉默
負面能量不斷地水漲船高
也許有一天會把理智淹沒吧
長輩都說歸宿很重要
應該說對的


如果  只是如果
基因遺傳
像我的 會不會再一次重複上演被欺負的輪迴 至有被酸被念羞辱的份
像他的 是不是總以自己的感受為主 開心若孩子 不爽似瘋子
 
鄭捷
事情 剛發生的時候 所有人想追打想將不滿的情緒發生在兇手身上
因為你的怕痛 造成多少家庭的破碎和陰影
後來
越來越多關於你的事情被肉搜出來 
也許是環境造就了冷血殺手
或許你曾經渴望溫暖 但被狠狠地打臉
不知為何   是這麼想的
槍斃了令人髮指的惡魔 難道社會從此就成為烏托邦嗎?
那麼還有多少未成氣候的鄭捷們  暗處伺機而動?
是不是難以教化的並不是你 而是疏離的社會
以一賠四 難道就真的人心大快?
急於切割 養育你的父母便無道義上的責任?
面對在長大的稚顏
多希望妳們快樂、平安且自由地追求未來
沒有過多的包袱 比較 批評
再好也是別人
即便平庸亦未嘗不是件壞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