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舞月光雨

關於部落格
半生閒心今終止

一步霹靂無盡期

義膽戰將披浴血

蓮葉情誼無可擬
  • 67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琉璃~纏綿1-3<未完>

渾身迸發著怒氣的素還真 懷抱著被絲被裹覆的葉小釵踏著穩健的步伐朝天南山草蘆而行 『啊...嗯...』 葉小釵覺得自己就像置身在雪地裡的火山一般 極端的溫感錯亂著他的神經 不由得向著染滿芳馨的胸膛蹭去 敏銳的素還真感受到人兒未曾停止蠕動的身軀 心滿溢著苦澀 當時若是他再慢一步.... 「就快到了...小釵..」 葉小釵輕輕地點頭 表示他還撐得下去 他們 有多久沒有如此親密? 自他復生以來 清冷淡然的態度始終讓他不能習慣 對其他人並不會如此 為何獨獨對自己..... 感覺就像... 猶記那時 他初次踏入琉璃仙境與他化干戈為玉帛的情景 戒慎之蓮 無懼之葉 橫亙在兩人之間的距離 名為有禮 望著 一臉嚴肅的素還真 那雙看似單薄卻有力的臂膀此刻正橫抱著自己 彷彿置身雲端一般地安心 如果是夢 他情願不要清醒 「是我不好...還是讓你....」語未竟 自責的唇上 多了一隻泛著冷涼的手掌 『與你無關 』此事...自己該負全部的責任 下腹突來的動靜提醒著他 這不是夢 卻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想著接下來會發生的殘酷事實 讓明白一切的葉小釵猛然地皺眉 「別說話..閉上眼再休息一下」 多餘的爭論無益 還是趕路要緊 跋涉的途中 葉小釵不知勸過他多少回休息片刻再走 但要他拿他的生命與時間競賽 他實在無法停下腳步 『嗯』 風塵僕僕地終於到達了目地 素還真以手肘頂開了失修的竹門 揚起的煙塵讓兩人有些狼狽 『咳..」 素還真撩起衣擺 扯下 拂過桌椅上的灰塵 極其輕柔地放下了葉小釵 拍撫著他的背脊 「小釵..還好嗎 ? 」 「還是很冷嗎? 」望著他明顯地顫抖的身軀 就連脣齒也泛著寒氣 葉小釵勉強地扯開嘴角 雙頰浮起淡柔的酒窩 像是要他寬心 「稍待.. 我準備一些物品」 葉小釵點頭 目送著他出去張羅 費力地藉著木桌 起身緩慢地走至銅鏡前 望著倒映的自己 沁出的冷汗順著臉龐滴落 腿側已然漲痛到極致的腫脹直直地高挺 略為濕潤的頂端冒出氣泡 隨主人不斷竄升的體溫而有增無減地發出滋滋的聲音 股間依稀可覺察到細微的騷動正在他體內大玩追逐的遊戲 只要牠不出來....便能維持現狀 可是...又能維持多久? 如神人般的素還真一定早明白解方 若是片刻緊密地結合換來的是永生永世的相見不相識 他寧可 獨自承受磨難直到生命的盡頭 至少 他在他的懷裡 至少他的眼裡 心底只有他 活在沒有他的世界 .....僅僅是用想的便覺得難以呼吸 那會是何等地了無生趣 他也明白素還真的性子 若是他忘了 他定不來尋 『啊...』 又...又開始了.... 只要是思及清香白蓮的一切 便能感受身下的灼熱更炙以及明顯突起的蠱毒正在體內毫無章法地躍動著 下唇滿是囓咬的齒痕 攀扶著鏡臺的長指開始因用力而顯得泛白 緊握的拳頭努力地按壓著肚子 『停止...快停止...』 為何還要奪取他的所剩無幾? 葉小釵不明所以地抱頭屈蹲著 腿間已然變形的直挺受到劇烈碰擊讓他不住地呻吟 分不清究竟何處是痛源所在 只能望眼欲穿地盼著素還真的身影能快些出現 「小釵?」 因淒厲的嘶吼而加速返回的素還真趕緊放下手邊的物品奔至他身旁 發作的次數越加地頻繁 是他小看那人的能為 生養之恩大於天呀 就算他體內一半的血脈屬於歐陽上智 面對葉小釵 他怎忍心下的了手 雖在常理之外出現的孩子 這麼個作法亦是逆倫之舉 『還真...』葉小釵放鬆身心地靠著後方的素還真 不想讓他看見羞於啟齒的部位 下意識地以雙手權作遮蔽 『沒事...再一下就好....』調整著急促的鼻息 試圖粉飾太平 但糾結的面容怎樣都說服不了素還真 「不行...我不能放任你這樣痛苦下去 我們馬上開始」 葉小釵猛烈地搖頭 轉身推拒著他的扶助 一旦著手施行 也許就連想念都是一種奢侈 『不可以...絕對不行 』固執的性子讓他與素還真僵持不下著 就連蠱毒也探頭出來看著好戲 且莫提他的身分是眾人馬首是瞻的清香白蓮 即使是與他心靈相通的素還真 也不能這樣褻瀆了他的貞潔 他寧可跟牠同歸於盡 也不願讓他再有受人指摘的機會 「難道你要我眼睜睜看你受苦? 素還真做不到 」何嘗不明白他的顧慮 但兩權相害取其輕之下 他必須作下抉擇 為何你就不能對自己自私ㄧ點? 在腹黑的素還真身邊多少年了為何還是學不會? 『一定有其他方法的...』 眼見葉小釵一昧隱忍 這樣下去 性命堪憂 「就算你怨我...」素還真迅速地點著葉小釵幾個要穴 『解開...素還真...你不能... 』忽爾動彈不得的葉小釵 焦急地朝著素還真的背影狂喊著 素還真置若罔聞地拾起落地的絲被 攤平在木床上 再輕柔地讓葉小釵躺臥著 『不可...』 葉小釵的雙腳被分別屈起 素還真將佈滿青筋將要瀕臨爆破邊緣的直挺含下 順流的體液悉數進了他的口腔 『啊...』 依舊是不贊同的葉小釵只能愣愣地看著一頭被蓮冠龍形簪子束緊的白髮在他的腿間上下起伏著 憶起那日忘年也曾逼迫他作下同樣的動作 那氣味令人作嘔至今 他怎能讓他如此犧牲? 被愧疚包圍而幾不可聞的一絲快意讓葉小釵更加努力想衝破穴道 卻是..徒勞無功 素還真看著稍微縮小的柱體 暗自鬆了一口氣 接著馬不停蹄地讓葉小釵面朝下地趴伏著 再將桌上的軟枕取來置於肚腹以雙膝固定著 唇瓣輕抵 渡入股間的隙徑 蠱毒受到溫暖的刺激見力阻無效急忙向更深處縮去 『啊 ... 』 麻癢般的電流竄遍全身 葉小釵若有所感地慌著 「別怕...小釵..凝神.. 」素還真以言語撫慰著葉小釵的同時 自己也快手快腳地解下頭頂的龍簪與髮冠並除下身上的衣物 捧高失溫的臀瓣 小心翼翼地剝開足以容納自己的間距 就著方才的稠漿滑液 素還真順利地傾力推移 才起個頭 便無措地被週遭的柔韌團團包圍夾擊 素還真俯低身軀將溫熱的胸膛熨燙著透著寒意的背脊 將明明脆弱卻老是硬要逞強的武者圈抱在懷裡 夕陽餘暉的映照下 再也分不清層層疊疊的白髮 歸屬究竟為何? 『不..唔..嗯..』 軟枕承受兩人的重量已然扁平 熟悉的磨合聲響再度揚起 顫動地大口喘息 感覺著在甬道中徐緩的穿刺 寸寸進逼 一波波由彼端傳來的暖流 使得被入侵的痛感逐漸消弭 卻沒有以往的厭惡與排斥 反而有些許的期待與渴望 期待他導回誤入煉獄的歧途 渴望他的救贖與淨化 更欣喜著他的不嫌棄 他想確定..此刻在他身邊的人確實是素還真 『幫我..』 無法看到後方的葉小釵似是尋求支持地在床舖伸出手臂摸索著 「嗯?」 一心只想讓葉小釵盡快脫離苦海的素還真有些疑惑 還是握住了他游移的掌心 「我在這...放心...」不敢太過躁進 素還真等著葉小釵的適應 確認他不再抗拒 開始大幅度地動作著 『呃...我想...見你...可以嗎...』葉身不受控制地隨蓮起舞著 幾聲低哼 抓住空檔 提出他渺小的願望 「只要是你葉小釵提出的 即使是自己的性命 素還真都允你」 素還真將葉小釵轉向自己 他眼中的澄澈與全然信任倒讓素還真的罪惡感油然而生 英氣逼人的面容浮現著羞赧的紅暈 因自己的強行進入 而加重他身體的負擔 「小釵..我 ...我只是心急...抱歉..我不該..不顧你的意願...」 『解開我的穴道好嗎 』 想掙開神人下的禁制 想阻止他歉疚的話語 木已成舟 因為是素還真 所以他..心甘情願 何況他的出發點不是要傷害他 他終於明白當初忘年懷抱的是怎樣的心情 可惜自己不可能給他任何善意的回應 說穿了 不過是瘋狂的妒嫉與輸的不甘心 素還真在葉小釵胸前掌起指落 忽然被沖開的血氣讓葉小釵忽感窒礙而嗆咳不已 『唔..』 「還好嗎?」 葉小釵點頭 雙手環上他的頸項 微張勾纏至素還真腰身的雙腿似是默許他繼續 素還真都能為他放下修道人的矜持 他也就無須再苦苦壓抑長久以來的情意 「一會兒就不冷了 小釵」 『嗯』 有你相伴 即使身处無間地獄亦甘之如飴 「多謝..」感激的話語消失在交纏的唇瓣中 彷彿回應著身下人的熱情 環擁的力道逐漸加重 略帶激烈卻不失分寸的溫柔讓彼此融為 一體 ******************************************************************* 悠悠醒轉 稍微恢復的葉小釵意識到過分安靜的屋內除他再無旁人 心下一驚 『還真? 』倏然站起的動作牽動撕扯的傷口 『素還真...回答我...』因雙膝無力而跌落床下的葉小釵開始掙扎地爬起 卻也叨擾了 本在沉眠的雙蠱不滿地波動著 『啊...好難過 』 葉小釵以手肘支起贏弱的身軀 任散亂的髮絲隨風飄逸 無人回應的房間 孤寂迅速成形向他伸出魔掌 只是為了保住他的性命才讓他勉強自己嗎? 只是因為無法面對自己所以選擇逃離嗎? 昨晚 ...他和他. .. 不是...這不是自己一廂情願的的春夢.. 身上殘留的是素還真獨有的氣息 他是如此眷戀這味道 果然不該放任他為所欲為 若是自己再多加堅持.... 可如今...還是落得形單影隻的下場嗎? 他不要... 相較於從未擁有 得到以後又硬生生拔去 更讓他無法承受這莫大的打擊 若是他介意 自己一定絕口不提 就當此事從沒發生過 『回來..不是說他們的帳尚未結清?』 隨他加再多再重的利息都可以 想到兩人的相聚是如此的短暫 再難吞忍的傷悲終於潰堤 莫名的哆嗦讓他磨搓著手臂 寒透的不僅是肢體 更怕兩人就此形同陌路 「小釵..我買東西...」歸來的素還真卻見本該在榻上安眠的葉小釵不知所蹤 會去那兒呢?依他目前狀況該是走不遠的 他又因何要走? 「葉小釵? 你跑哪...」 越過木桌搜尋著葉小釵的形影 雙腳卻被牢牢的固定 「小釵..怎麼了..」望見撲倒在地的葉小釵的眼眶有些泫然欲泣 扶著他在床沿坐下 『唔..』私處的刺痛讓葉小釵連連搖頭 素還真只得讓他側身躺靠在自己的腿上 輕輕拭 去他一身的冷汗 「我又讓你不安了嗎? 抱歉...素還真當天立誓 今生若負葉小釵 便叫素還真五雷轟頂 灰飛煙滅..永世不得....」 『你這是在處罰自己還是在凌遲我? 』 葉小釵顧不得身上的痛楚自他身上坐起 為他的話語有著強烈的懼意 「小釵...對不起..見你睡得香甜便不忍擾醒你 往後若要出門 我會記得告知你 不會再 一聲不響的離去 好嗎」 不發一語的葉小釵只是緊緊環著他 是他太緊張了 他承諾過不會再丟下自己的 「小釵...來...」 素還真拍了拍他 一把將他身子騰空抱起 『嗯? 』他要做什麼?不會是想再來一次吧? 「帶你去沐浴呀 一身黏膩的 難道不會不舒服嗎? 」 葉小釵點著頭 方才急著找尋 這事兒倒是拋在腦後了 『放我下來.我能自己走』他可是刀狂劍癡呢 又不是甫入門的新嫁娘 「可是小釵..昨晚你..不是被白蓮給榨乾了嗎 為了表示歉意 這點重量還負得起的..還是...你在暗示...劣者無能?」 事關清香白蓮尊嚴問題 他倒是樂意再次證明 雖然在他尚未清醒之前已經先行幫他擦拭過一遍 想著葉小釵也許這些日子他都未能放鬆 身心地洗過澡 這般緊繃難保不會變成日後的陰影 不論葉小釵是男是女 素還真注定放不下 『你....』果不期然地瞧見刀狂劍癡燒紅著一張臉 不再多語 「哈...不逗你了 等等還要服伺你吃早餐 再來嘛... 」素神人笑得神秘帶著葉小釵朝著屋外走去**************************************************************** 琉璃~眷侶 幾日下來的愜意生活彷彿是彌補兩人之前聚少離多的空白歲月 也幾乎讓葉小釵忘卻半生的苦難與折磨 白天葉小釵便在房裡練習字帖 晌午時分 享用著兩人分工合作出來的膳食 滋味格外甜美充實 小歇之後 素還真會陪著葉小釵四處走走 悠閒散步於林間 也會聽著葉小釵未成名前 與半駝廢相處的點滴 那是素還真來不及參與的過去 有時神人興致一來便會在他面前舞弄著刀狂劍癡的招勢 讓葉小釵大開眼界 目眩神迷 原來刀劍 即使不飲血 也能如此地顧盼生姿 那.... 真是自己的招勢嗎? 葉小釵覺得過分熟悉卻也覺得陌生地美麗 搭配著白蓮自編的樂譜 更是讓他覺得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若是累了 便在樹下欣賞落日餘暉 再結伴歸去 簡單的晚膳後 憑藉著窗櫺映射而入的月光 依稀可見到兩抹身影緊緊地糾纏在一起 不願片刻分離 『唔....』葉小釵躺靠在清香白蓮的胸膛 無比滿足地聆聽著宛如催眠曲般的心音 回想著方才的雲雨 竟覺得有些意猶未盡 若是讓他知曉 肯定又不知要怎麼笑話自己了 只消一個眼神 無須多餘言語 便能明白下一步該如何動作 且恰到好處 這床舖...兩個男人並肩躺著似乎有些擁擠呢 從前的自己還只是個孩子 尚且能跟恩同再造的半駝廢同榻而眠 如今....是否委屈了他呢? 日子 要是能一直這麼過下去 多久他都不嫌膩 「小釵.....」這世上大概也只有他能讓他在床秭之事起了漣漪 他想看見他歡愉的 表情 就像現在這樣 『嗯? 』聽著戀人的呼喚 勉強抬頭 張著醺醉的迷濛雙眼望向素還真 暗自咕噥著他 的體力真非常人所能及 自己的眼睛都快瞇成一條線了 他居然還有談天的興致 若是這樣叫無能的話 天下間 只怕無人能與清香白蓮比拼 真奇怪 他不是修道人嗎? 該是清心寡慾的呀.... 「你會後悔嗎? 待在素還真的身邊只會招來厄運...永無寧日...甚至朝不保夕...」捧 著葉小釵略微圓潤的臉龐 明白再過半刻他就會暴睡過去 人嘛...心寬體胖 讓他豐腴些也好 葉小釵聽著突來的問句 不解的皺眉 不明白素還真因何要這樣質疑? 『若是後悔 我也不會與你...』 感受到素還真部分的生命就在他的體內 葉小釵覺得就算沒有退隱的那一天也不要緊 只要能常常像這樣在一起就好了 呃.....即使不做現在這種事也沒有關係啦...畢竟...他們都不再年輕 需要的並非是 肉慾上的激情 「可我總是在想...若是你我不曾相遇...也許那又是不同情景..不曾遇見素還真的葉小 釵 也許此時正在不知名的山水間逍遙著...也許....」兒孫滿堂 享盡天倫之樂 是你最大 的願想 不是嗎? 『也許不知道早投胎轉世幾百次 可能墮入六畜道 也可能變成貪吃的又笨又肥的魚被 人釣起來清蒸或是紅燒』 要不是他攔著時常橫衝直撞的自己 不知要喝下多少碗孟婆湯 「呵...小釵...你想像力還真豐富」 其實...要不是他沒了舌頭 天下第一辯肯定非他莫屬..不然自己怎麼會有老是踢到鐵板 的感覺呢 『我累了...』葉小釵索性閉上眼睛 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 更不願再起爭執破壞現在的 氣氛 「好..快睡吧...」素還真知趣的輕撫著他軟柔的髮絲這白髮質地總算與他的有幾分相似....好友果真功不可沒呀 將葉小釵放倒在床鋪內側 滿是寵溺地將被子蓋妥與他的掌指交握著闔眼歇息 『嗯』 時值四更.... 『啊...』 葉小釵似乎陷入了不可自拔的夢境 不自覺地揉著肚腹 斷續的低吟讓向來淺眠的素還真 睜開了眼睛 「小釵...葉小釵?」他看起來好像很不舒服 是哪裡出了問題嗎? 『好痛...』腸道疾速地收縮著 像是要把什麼頑強的東西給推擠出去 巨大的刺激讓他不 斷地握拳出力 陣陣警鳴聲傳來了刺疼的信息 讓他的五官逐漸糾結在一起 也使得他憶起了在竹屋中的 場景 明明就不是很沉重的眼皮 卻怎麼也撐不開 素還真見葉小釵邊按壓著下腹直喊疼 心下明白了幾分 將葉小釵扶起 坐躺在自己的懷中 將他的褻褲褪至足踝 取出藥膏依著順時針方向均勻地推展開來 沁涼的藥力直透皮下組織開始發揮作用著 『啊...痛...真...』覺得快要無法呼吸的葉小釵更加貼合著素還真 雙手揪著素還真的後背抓出一道道的血痕 跨坐在素還真身上的大腿也萬分緊繃著 急促喘息的身軀微微上揚 旋即落下 『不要...我不知道...呃....要怎麼生? 唔...還真...別走...別..別讓他靠近 我... 』胸前雪白的頭顱猛烈地搖晃著 近乎夢靨般的囈語 一抽一抽地絞疼著素還真的心 思及當時他一人面對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的臨盆 該是多麼的無助? 而他...到底又做了些什麼? 素還真欠葉小釵的 是怎麼也還不清的 為何他的初心卻始終未變? 即使初醒的自己忘卻有關他的一切 葉小釵依舊無怨無悔的守候 素還真何德何能..... 『嗚...別丟下我...』沒有了清香白蓮的葉小釵 生命如何算是完整? 貪婪地汲取著身邊的馨香 彷彿只要這麼做就能給他莫大的勇氣 「不會的...小釵..有我在...沒事..沒事...沒人能傷害你..」 環擁拍撫著莫名驚慌失措的葉小釵 滴落在素還真肩上的晶瑩 只覺得好燙...好重... 卻無法減輕他半分苦楚 這樣的素還真....如何能稱得上 “腦中真書藏萬貫 掌握文武半邊天”? 「嗯..這是... 」望著軟舖上突然出現的不明物體 迤灑著鮮明的赤色褐液 隨著葉小釵騰空不斷上下起伏的臀瓣 而逐漸拉長的軟白無節軀體 素還真當機立斷 將牆上的竹簍以拂塵掃捲至附近 不知過了多久 風波終告平息 素還真將竹簍封死出口並取來了清水 仔細地為葉小釵擦拭著周身 疲累的葉小釵終於得以安穩地沉沉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