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舞月光雨

關於部落格
半生閒心今終止

一步霹靂無盡期

義膽戰將披浴血

蓮葉情誼無可擬
  • 67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素釵~蠱惑1-4

【素釵】琉璃~纏綿 1~3 新增 前傳 完成交付的事情 讓人帶了訊息回去 腳步一轉便往水月兩忘軒的方向走去 不願相信那人竟是忘得如此徹底 就連素來便捷的溝通都成了問題 縱然明白天下事不可能盡如己意 可心不免為之氣悶著 盼君魂歸 初醒卻是把他當成傷己的惡徒 為避免再生枝節 索性藉著接下一樁樁的任務 有多遠就滾多遠 省得他煩心 多日不見的你....可好? 不是避而不見 而是...不忍見他因自己明明戒慎恐懼卻又裝出一派輕鬆自然的模樣 他身邊有一卡車的親友照顧 應是不必擔心 葉小釵搖搖頭 不再多想 劈砍著所需的柴火 踏月而歸 放下肩上物品 正欲入內歇息卻眼尖地瞥見屋後角落似乎有些動靜 肢如枯木的悄然接近 一團黑影蜷伏在古井邊 不斷抽蓄 正是他始終掛懷於心的清香白蓮 『素還真? 』踏步上前 輕輕搖著 這是怎麼回事?他何時如此不濟?莫非傷體未癒? 「釵.....」艱難地望了一眼來人 隨即抱頭歇斯底里 「別看...素某求你....啊...熱...好熱.....」素還真難耐地解開衣領上的盤扣 葉小釵見狀 焦急地就要帶著人四處求醫卻被素還真制止 「此毒..唯一解矣 可....素某不能這麼做....」 『怎麼解? 』 素還真卻閉口不再多語 葉小釵望向素還真的神情 彷彿下定決心 『讓我幫你 』雖然論醫術他不如素還真 但探聞望切基本醫理 卻是懂得 又見素還真寧可忍受焚身之苦也不願將解方說出更讓他確定 如此萬分危急的時刻 除他之外再無第二人選 「釵....你...素某不能這樣害了你.....望你日後多加珍重才是...」 訣別的話語 令葉小釵揪心 一把抱起滾燙身軀的清香白蓮便要往屋內走去 「釵...等等...在此解毒無濟於事 將素某放下 素某尚撐得住 」 葉小釵依言將素還真放下 讓自身的胸膛作為他此時的依靠 素還真卻自袖中取出絹布示意葉小釵覆蓋住眼睛 『可這樣...要怎麼看路?』 「耶~素某是小釵的雙眼 小釵是素某的雙腳 呀 你若不願..便作罷吧」葉小釵雖覺古怪 但也不無道理 自是順了他的話意 「小心...素某可捨不得你摔傷了 很快就到了」 『嗯 』今晚的素還真相較於他在琉璃仙境所見到的似乎特別不一樣.... 他...想起來了嗎? 約莫行了幾里路 彷彿是到達目的地 素還真停下腳步 葉小釵拍了拍素還真 無聲詢問他的眼布是否可以取下 「且慢...釵....你當真決定如此嗎? 現在打住還來得及」 葉小釵義無反顧的搖著頭 只要能救素還真 讓他做什麼都願意 素還真輕擁著葉小釵 感動地無法言語 葉小釵覺得自己的身軀被放入一個容器中 也許是盛裝的缸甕之類的 凜冽的堆雪 自腳底蔓延至腰際 『啊~好冰』透骨的寒意令他渾身打顫著 「釵...忍忍」 葉小釵聽見衣帶滑落的聲音 素還真俯身將葉小釵的後腦杓輕輕托著攬向自己 狂亂霸氣地纏吻著他的唇瓣 舌尖一路自頸項溜滑至鎖骨 揉捏著他胸前兩點粉色突起 『唔...嗯...』蓄積在心長久以來的想望 一點一點地被來人引燃 品嚐著彼此的津液 摸索著觸碰他的五官 難以遏抑的思念化作串串澄澈的透明 無息的落下 原來....他不是不想的 是現實的殘酷變化讓他逼著自己不去想 越想只怕會讓自己逼入窘境 怕壞了兩人多年的情誼 怕他們不為世人所接受的感情會招人話柄 消融的雪水 彷彿有什麼東西祟動著 葉小釵輕推著素還真的胸膛 意欲起身查看 素還真卻不放行 反而將他的身子施力壓得更低 游移的素手更是解鬆了腰帶褲頭 『還真你這是在...』來不及抗議 只剩下頭顱在水面上的葉小釵明顯地感覺到不明物體正通過軟垮的褲管 已然來到兩腿的中心 彷彿有主見地一張一縮地著襲向後庭 『啊 ...』 葉小釵無法忍受地想逃離 卻突地思及也許素還真自有他的用意 略為遲疑 霎那間已然佔據孔隙大半的空間 水面下依稀可見緊實的臀瓣被一雙手托扶著 狹小的穴口只餘末端裸露在外地左右擺動著 「釵..素某...對不起...」素還真的腔調有幾分不捨 葉小釵搖著頭 示意無妨 已然光裸身軀的素還真將泡在水裡的葉小釵撈起 『好難受...』 葉小釵一時還無法適應地喘息著將四肢圈住素還真 萬分忍耐著吞納體內異物鑽蝕的痛苦 意外地發現他的高挺正巧抵著自己 傳遞著火熱的訊息 「釵....」飽含情慾的呼喚 纖纖細指在股溝周遭打轉著 划過大腿內側 握住葉的根莖 惹來一陣輕吟 唔.... 壓下 陰影的顫慄 他將素還真的生命看得比自己更為要緊 將葉小釵抱至石桌 不待他躺平便以自身的優勢 悍然地分別張開著人兒的下肢粗暴地挺進 『啊..慢...輕點...』都說願意把自己交給他了 怎還這麼...躁急 「釵...讓素某愛你好嗎?」 全然無視於葉小釵揪緊的臉孔以及因劇痛弓起的身軀 火力全開地猛烈律動著 『我也...愛你...』 汗水淋漓地藉著掌指攀扶著桌緣 勉強撐持著自己 心中唯一的信念便是解了素還真的毒患 露骨的話語彷彿給了他一劑強心針 力道逐漸地失控越趨重重地筆直搗弄著深處 與體內的另一個生命體相互角力著 隱隱產生默契的共鳴 『啊...』 葉小釵只覺著自己骨架彷彿被拆解重組著 想著也許是他身上的魅毒有關 才讓以往淡然冷情的清香白蓮異於常態 恍神地錯覺著 此刻施暴者是早在多年前被擊殺的忘年 亦是歐陽上智 粗重的喘息 交織著緊密的拍擊聲響 在幾番折騰之下 葉小釵逐漸地聽不見外界的聲音 更看不見自己的身下流淌著怵目驚心的血跡與就在不遠處 有著一抹難以置信的眸光 *********************************************************** 陣陣惡寒伴隨著渾身軟綿無力的葉小釵緩緩地張開沉重的眼皮 自己是如何回到居所 他全無印象 只覺昨夜的清香白蓮說不出來的古怪 『不知道還真如何了?』心念意行的葉小釵 便是要起身找尋 尚未完全清醒的腦袋 發楞地望著自己的足踝上不知何時多出的銬環 略微動作便交相鏗然作響 『怎麼解不開?』是何人所為? 「你醒了? 」未曾聽聞的聲音 使得葉小釵抬頭 卻非清香白蓮素還真 啊 .... 『你是誰? 將素還真如何了? 』 「我... 便是昨夜與你共赴雲雨 聲聲呼喚的愛人呀...難道你忘卻了 ?」 心下冷笑 相同的設局對付不同對象還真是屢試不爽啊 只不過他的母親大人真是不知該說他單純還是 無神經? 父親留下的寶藏可真是受用無窮.... 『你....』這人竟然明白自己的心語 眼前放大的容顏讓他覺得很是熟悉 「還是咱們再模擬情境一次好喚起你的記憶? 」邊說著邊慢慢地逼近床上初醒的人兒 啊... 葉小釵激烈地搖頭 將身軀更加朝向內側縮去 疑問著素還真究竟去了哪裡? 『別過來.. 』越是心急越是難以掙脫束縛 在激烈的摩擦下開始有些破皮 「何必這般恐懼?我們早有了肌膚之親 」雖是自他身所出但卻毫無一絲逆倫的罪惡 若是可以他願意代替父親好好地疼惜母親 這般銷魂滋味難怪任誰都會上癮 啊 ... 葉小釵不敢置信的搖頭 昨夜分明是素還真 怎麼會.... 莫非這是他預先設下的陷阱 「喔..你說的素還真嗎...原來這東西是他的? 」 輕挑地指了指桌上的提籃 裡面放的全是葉小釵喜愛的點心與菜式 順著他的方向看過去 葉小釵震驚莫名 只因那人接下來的話語 「你那位朋友還真是不懂禮貌 將我倆歡愛的過程全程收看呢 原來素賢人有此癖好 倒是天下奇聞」 啊... 『住口..住口...』 為他的一字一句感到惱怒不已 葉小釵捂住雙耳努力地說服自己這一切不是真的 可那提籃...確實是琉璃仙境的物品無庸置疑 若眼前這人所言屬實.... 啊... 思及素還真看見自己與外人苟合的場景 此事若公諸於世.... 羞憤難當的葉小釵 覺得自己再無顏面在江湖立足 「想都別想..」 來人看穿他的意圖 先一步地將葉小釵圈鎖在自身的胸膛中 將備好的藥湯一口含住 再渡入葉小釵唇齒中 『唔....』葉小釵激烈地抗拒 牽動被扯裂的傷處 溫熱汁液在他體內流竄著 在葉小釵身下放置足以容納他的蓮型木盆 盆裡積著厚厚的粗細不等的礫石塵沙 磨挲著葉小釵極為敏感的雙股 「君子 有成人之美 相信你亦是感同身受吧 不如就由你我共同來見證牠們的洞房花燭」 『放開...』葉小釵不死心地掙扎 卻驚見盆中動靜 只見一形狀噁心的蠱蟲抖散了一身的沙塵 依循著那人發出的特殊哨音緩慢地朝向自己而來 『不要..』猛烈以自身後腦撞擊著身後人的胸膛 讓葉小釵抓住自身的長腿掛在他健壯的手臂上 將他的下身與木盆稍微拉開一些距離 透著凜寒的母蠱也有所感應地在穴口探頭著似是在迎接著情人的到來 『不..哼...』想避開騷動的襲擊 卻被無情地掰開結實柔韌的臀瓣 暢行無阻地進入溫暖的幽暗天地 本就所剩無幾的空間 此刻更是擁擠 『出去...出去..』 淒厲的嘶吼 讓葉小釵的聲音有些沙啞 緊繃的身軀開始有些困乏無法動彈 想奮力將不速之客逼出體外 卻只能任由眼前人不費吹灰之力地起身將他放在斜倚牆邊的長形鐵櫃中 四周內側的尖銳在光線照耀下顯得有些詭異 啊.. 針扎般的痛覺讓葉小釵欲翻身而起 卻被眼前人即時闔上板蓋 抽開覆蓋在眼睛上方的小鐵片 啊.. 『你到底是誰? 』只見葉小釵的身上已然佈滿無數細孔 滲出些微的血絲 怒目圓睜地瞪視 「我乃歐陽凜 是一個自打出生就被母親大人拋下的可憐孤兒 憑什麼我的父親歐陽上智活該孤苦伶仃被人追殺身亡 而你...我的母親卻能與清香白蓮逍遙快活?」 『你...你是...那素還真會殞命....』一頁書前輩曾說能讓素還真放下戒心的只有葉小釵 難道.... 「不錯...我以為自己可以殺了他為父親報仇 萬萬沒想到這禍害竟是如此韌命 哈哈哈..名震江湖的清香白蓮與刀狂劍癡竟會雙雙因為彼此吃了無名後輩的悶虧 這肯定是天大的笑話了」 望著體內體外皆受著煎熬的葉小釵 歐陽凜有些惋惜 若他接受的是父親大人該有多好? 自己也就不必飽受顛沛流離之苦 還能有個顯赫的出身背景 「痛嗎? 有比我失去至親更痛嗎? 很快...你跟素還真就會知道...背叛歐陽世家的下場究竟是什麼?」 啊...... 『不許你傷害素還真』堅硬的板蓋傳來陣陣焦急憤怒的槌擊 「哈..現在的你.. 所謂的不許... 未免太沒有說服力」 不再回應的歐陽凜狂妄地笑著轉身離去 只餘肚腹越趨激烈起伏的葉小釵 萬分悔恨著 自己的粗心大意 ****************************************************** 琉璃仙境中 管家望著 獨坐在亭中的神人 連連搖頭嘆氣 從前還有個葉小釵幫著盯他的三餐 自從葉小釵開始把琉璃仙境當旅館之後 這素還真是越來越放肆了 挑食不說 用餐時間也極不正常 最常見的就是像現在這樣 放空神遊兼嘆氣 「素還真啊...昨天我托你送給葉小釵的餐盒 他的感想如何呀?」 半晌...神人緩慢地回過神來 「喔...好友是你..何事呢?」 「我咧...」他的存在感有這麼薄弱到可以讓人當透明空氣嗎? 「許久不見葉小釵 你身為他的摯友 三不五時也該主動關心」 這尷尬的情況到底要維持到什麼時候啊? 「素某以為他現在的生活很愜意 毋庸我們操心」 「哦...說來聽聽...」 素還真將他所見簡單地轉述給他聽 卻避重就輕地略過令人臉紅心跳的環節 「這怎麼可能...葉小釵居然會有新歡?」管家一臉不可置信 「其實這樣也好....咱們就不要去打擾他們 照你們所描述的 葉小釵早該有自己的生活 而不是強人所難要他對這無情的江湖流連忘返」 「葉小釵的性子我最清楚 就算哪天世界瀕臨崩毀 葉小釵也不會改變他的本性 」 一定是他準備得不夠豐盛 他得再研發新的菜色...... 這麼好的幫手 素還真捨的放棄 他老人家可捨不得 素還真看著堅持反對的好友 突然感到一陣莫名地心悸 這是怎麼回事? 他是不是應該再去探個究竟? 好讓自己安心? 安心....原來葉的存在....能讓蓮安心..... 眼前疾閃而逝的片段 與那日他見到葉小釵與他人交歡的場景互相衝擊 一掃連日來的消極 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按照葉小釵保守到不行的性子怎會在荒郊野外做... 那個人究竟是何來歷? 葉小釵又是何時跟他如此熟悉? 這麼互相避不見面也不是辦法 即使是屬實 他也該當面給予祝福 素還真倏地起身朝著外頭走去 「素還真?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我話還沒說完吶.....」 ************************************* 葉小釵睜著大大的眼睛望著喝下變體晶液與他面容如出一轍的歐陽凜 心中警鈴大作 若是他假冒自己面容欲對素還真不利.... 可....自身是泥菩薩過江. ..遑論通知素還真小心為上 啊... 這兩隻精力旺盛的小東西就不能稍微休息嗎? 歐陽凜將闔蓋打開 將葉小釵抱出 放置在自身的腿上坐下 掌指深入穴口不斷地進出著 撕裂的痛感持續折磨著他的神經 另一手也沒閑著地挾帶著不明藥粉的揉撫著他的根莖 越是搓揉 火熱更趨炙烈迅速地抬起 「準備好了嗎? 要開始了...」 『開始什...啊...你做什麼...好痛.... 』 只見歐陽凜收回置於腿側的雙手改以施力揉壓著葉小釵的腫脹透著慘澹青綠微光的腹部 啊.. 已是無一絲氣力的葉小釵疼痛難當地想扳開環住他身軀的禁錮 卻只能如殂上魚肉任人宰割 「你還不明白吧...此蠱會吸收寄體者的所有一切 包含功體 記憶.. 就像這樣...」 歐陽凜加重力道地朝著出口猛烈推擠著 一顆顆如夜明珠般大小球體 滾落了出來 啊... 『什麼?』葉小釵駭然地僵直著身軀 「當你忘卻清香白蓮..歐陽世家的大門會永遠為母親大人而開 屆時孩兒便能與母親大人共享天倫之樂」 啊... 『放開我...』無計可施的葉小釵張口便狠戾地咬下眼前健壯的鐵臂 齒痕深可見骨 鮮血淋漓 「你....」歐陽凜吃痛地回身將葉小釵重重摔在床上 『唔... 』 歐陽凜單掌壓制著他不安分的雙腕高舉至頭頂 失去理智地在葉小釵的身上啃咬著 不一會兒便佈滿屬於他的印記 又宛若未斷乳的嬰孩貪婪地舔舐吸吮著他兩點泛紅的突起 看著經過他洗禮之後的傑作 心中很是快意 啊... 『滾開』 無法承受這般帶有凌虐性質懲罰的葉小釵搖晃著一頭凌亂的銀絲 徒勞無功的雙腿胡亂地踢著 身上的重量逐漸向下移動 感受到歐陽凜的慾望隔著絲帛開始猖狂叫囂著 似乎預告著不久之前的激情即將再度上演 受辱至此 與其要他毫無尊嚴的活著 不如....帶著他的錯誤同歸於盡 也能替素還真省卻麻煩 『素還真..永別了』 打定主意的葉小釵拖著萬念俱灰的身軀 勉力凝成的心劍悄然成形直直撲向自己與歐陽凜而去 「你..」忽感芒刺在背的歐陽凜止住笑意地望著葉小釵 破空的掌氣劃開兩人過分親密的距離 木門被人一腳踹開 迅雷不及掩耳的身影將处於劣勢的葉小釵緊緊擁在懷裏 同樣的把戲這傢伙還玩不膩? 面容也許能瞞騙一時半刻 但長久以來的習慣卻是如何也模仿不來的 泛著薄怒生冷的腔調道著 「閣下與刀狂劍癡的恩怨 皆由清香白蓮一力承擔 有何能為 素還真隨時拜候」 『素..素還真? 』真的是你... 「省下你的氣力 稍後咱們還有許多帳要清」 不曾能奢望在此時能在見到他 即便是要他立時殞命 也能含笑九泉了 「哼...素還真可不似歐陽世家這般好打發 就算飛天遁地 素還真也絕不讓你逃出掌心 莫非葉大俠忘卻了你我之間是締結的是一條命而非區區二十年?」 挨著素還真的葉小釵 再難支撐的自己開始有些下滑 素還真只得將他雙手環著自己的頸項 橫抱而立 明顯輕盈的重量令清香白蓮神色頗為難看 眼前的危機尚未完全解除 「哼...素還真..今日領教了 後會有期」 眼見情勢不利 虛晃一招的歐陽凜趁亂逃離了現場 「哈..原來歐陽上智的血脈也不過爾爾 這陰險無比的心思倒是盡得真傳啊」 低頭望了 一眼閉目調息的葉小釵 沒輒的搖搖頭 往後還是把你綁在我身邊 就不必擔心誰會對誰不利了 將他的身子放倒在木床上 正欲去準備熱水與膳食 卻被忽然睜眼的葉小釵拉住 『別走...』他不想一個人待在這裡 就算嫌他任性 他也顧不得這些了 為他拉過一旁的絲被 拍了拍他道 「吃點東西以後再幫你處理傷口 休息一下 我很快就回來 嗯?」 葉小釵依舊緊抓著素還真的手 他的傷不要緊 目前也沒有什麼食慾 只是..他會嫌棄這般污穢不堪的自己吧 也許過沒多久....恐怕就會永遠失去素還真了 就連朋友都.... 拗不過他 素還真只得再度將他擁緊起身離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