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閒心今終止

一步霹靂無盡期

義膽戰將披浴血

蓮葉情誼無可擬
  • 67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代價13 ~14

14 『母親大人 該起程了 不然會來不及的 』 『素還真 我真的沒事..可能..出去走走會好些 』這樣下去素還真早晚會發現 出去跟他做個解決也好 「嗯... 我陪你」 葉小釵卻搖了搖頭 堅定的表示他想一個人去附近散散心 面對小釵的堅持 雖覺有異但也依了他 本想邀他共賞今晚的月夜 看來..希望很渺茫了 葉小釵漫步徐行在小路上 不覺穿過一片竹林 直至小屋矗立在眼前 才恍如初醒地驚覺 他怎麼會來這裡? 望著已然高懸的玉盤 再不回去素還真會擔心的 『到了 母親大人 』 你到底是誰? 為什麼要引領他到這裡來?為何無法阻止自己極欲迴轉的腳步?反而是一步步地朝著小屋的方向邁進 葉小釵搖著頭 不願進入 冷不防地被人擰著推了 一把 勉強穩住腳步的葉小釵竟發現曾被索還真說豐腴的下腹 有如漲氣的圓球一般開始脹大劇烈地上下滾動 回想起近來自己身上連連發生的異狀 與他見過的醫書上所載 不謀而合 啊 ..吐息間 已是汗流浹背 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為何先前並無明顯徵兆? 突來的變化 令葉小釵措手不及 他憶起那段日子 忘年曾說要他為他誕下後嗣 以為他是癡人說夢.. 可是. .他究竟是用何種方法..如果此刻他在身邊 他便不會如此無助 葉小釵懊悔著自己為何要拂逆素還真的關心 越加難以忍受的疼痛令他的雙腳無法支撐身體的重量 單膝蹲跪著 緊緊扳住一旁的竹椅 再也難以作出任何動作 頃刻間 流瀉一地的透明 啊 .. 『痛..』此時的葉小釵已然面無血色 只能任由聲源出一張嘴氣急敗壞地喊著 『母親大人 您總得把衣物給脫了這樣我才方便出來呀 』猛烈的撞擊著出口 大片驚心的赤褐迅速 將他衫褲暈染 唔... 神色越見慘白的葉小釵緊握雙拳幾乎要將身上的衣角給絞碎了 都到這步田地還要指使他? 此時的 他已經無力跟他爭辯了 只能調整著分秒難熬 的呼吸 越加短促的收縮令他不斷呻吟 『素..還真..幫..幫我. 』望著眼前突然出現的一雙鞋 讓他充滿著希望地抬頭 「吾兒..別讓你的母親太辛苦了 後續事宜便讓我來吧 我們又見面了 葉小釵」 啊.『是你 ..』看著以為永遠不會再見面的人 訝異著此時的窘境 『父親大人』 「我明白你已等候許久 且稍安勿躁」 『是的 孩兒謹遵父命』 一把抱起葉小釵置於臨時鋪成的草堆上 熟稔地除去他的衣褲 架開他的雙腿 取下深陷於皮下的鎖扣 似曾相識的動作 若上回是辛苦的投入 此次 則是歡喜迎豐收了 望著忍受劇烈起伏而不斷大口喘氣而將要昏厥的葉小釵 忘年冷言道~ 「照我的話做 便不為難你 ....否則造成一屍兩命的結果 我倒是樂見清香白蓮心碎 」 有了這完美的合成品 要東山再起也非難事 「先喝下這個」 只見葉小釵猶豫著 「雖然你喝不喝下 於我並無太大的關聯 長痛或是短痛由你自己決定 但你若還想保住性命回去見他 那我勸你是最好乖乖喝下 」 葉小釵一飲而盡 最壞 就是賠上自己 唔.. 痛楚更甚 卻無邊無際蔓延開來 面容已糾結至極致的他低吼著 想起多年以前的竹盈獨自一人為他產下少一 那情景 該是多讓人不捨? 他絕決離去的背影 在她眼裡該有多無情? 「先深吸一大口氣 吐的時候慢慢的...用力.. 」讓葉小釵握住上方垂下的繩索 忘年亦掌運內元引導著自己的骨血脫離 葉小釵依循著步驟 反覆著幾個回合總算大功告成 忘年目的既已達到 帶著他取得的戰利品步出屋外 神色自然的離去 約莫一柱香的時間 葉小釵靜心調息著讓自己恢復氣力 他不能在此多作停留 羼弱地下了竹床 簡單地打理自己 以極緩慢的腳步 踏上歸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