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半生閒心今終止

一步霹靂無盡期

義膽戰將披浴血

蓮葉情誼無可擬
  • 6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代價1~2

******************************************************************* 世事無絕對 有誰料想得到曾經威赫武林的歐陽世家毀於旦夕 又有誰料想得到塵寂多時的今日 本該化為白骨的梟雄 今日再起雄風? 「葉小釵 主人有請 」 司徒笑夢領著刀狂劍痴進入秘密基地 修道苦至 當念往劫 捨本逐末 多起愛憎 今雖無犯是我宿作 甘心受之都無怨訴 經云 逢苦不憂 識達故也 不知他是否想通了?佝僂老者倚著身後大石喟嘆著 「參見主人 今日狀況可好些了?」司徒笑夢單膝跪地恭聲回稟 「嗯 老樣子了...不用擔心 我要你去尋找的人呢?」 「主人 他來了..」 「哦..在哪裡呢?」 司徒笑夢回身作揖讓道於葉小釵 「葉小釵 請你上前一步 主人目前行動不太方便 」 看著立於身前的刀狂劍癡 歲月 不曾在他的容顏刻畫任何痕跡 英姿颯颯 眸光依舊如此純淨 無一絲ㄧ毫的雜質 看似未變 但..一切都變了 如今 他們之間還能有什麼連結呢? 若能換得他的初衷與推心置腹 二十年的主從關係他寧可揚棄 對他 早已不只是義子而已 因為 他是如此的與眾不同 不知 他對自己這幾近全毀的面容可會厭惡? 可有一絲憐憫? 「葉小釵 你的一切我都很關心 」 昔日赫赫威名鎮天的歐陽上智 如今四肢成殘 事事都要人費心照料 無法自理 他若留下也只怕是拖累他 路遙知馬力 日久見人心 自那次變故之後 他知道沒有錯看他 為了他 與半駝廢決裂 甚至就連他最後一面都沒有見上 他笑半駝廢自討苦吃 明明是最了解葉小釵性子的人卻一意孤行 為了他 與素還真等人作對 成為武林公敵 甚至連他的女兒仇魂怨女也不放過他 有的時候覺得他傻得可愛 一片赤忠令人激賞 過往點滴在心 他銘感五內 可為了清香白蓮的那虛無永遠不可能實現的承諾 居然成了他的打手 輝煌的殘廢紀錄 著實令人惱恨不已 他想要的 素還真給得起的 難道歐陽上智就不能嗎? 默然以對 也許是太久沒有見面了 回想昔日的提點之恩 點滴再度浮現腦海 心中更是著急另一人的安危 已經許久沒有他的消息了 為此 近來他總是寢食難安 諸多傳言 甚囂塵上 卻入不了他的心 也許歐陽上智會透露些什麼 ? 但...他無十分的把握 畢竟 他是歐陽上智 是能與素還真抗衡的梟雄 更是提攜自己進入江湖的恩人 若不是他 也許便沒有後來的刀狂劍癡 若沒有那十二個日夜的相殺 也就沒有所謂的 “蓮葉傳奇” 葉小釵神情越見焦燥 明白他心中已沒有自己立足的地方 初見他的雀躍心情已逐漸被葉小釵淡漠的態度澆熄泰半 他歐陽上智到底哪一點比不上素還真?是他創立世家 是他統合萬教 弭平紛爭 為何就連葉小釵跟變得跟世人一樣?眼裡只看得見素還真的 愛好和平 ;只看得見歐陽上智的罪大惡極? 「葉小釵 為何你就對我這麼無情 為何你對素還真就這麼寬容? 還可以替他粉身碎骨、出生入死 !素還真說我的罪行你全盤接受 ;而 我說素還真的不是卻一點都聽不進去呢? 不過...不要緊 一切都過去了 !素還真再也不能綁著你了 」 歐陽上智語帶不滿的控訴 末句卻道出殘酷的事實 他得不到的 誰也別想撿現成的便宜 『什麼意思?』葉小釵驚愕地望著歐陽上智 「聽清楚 你自由了!素還真死了!他再也不能束縛你 操控你了 你聽到這個消息 應該很高興吧 」 啊..葉小釵不可置信地搖著頭 震驚地退了幾步 那些傳言..居然是真的 自己該殺了他替素還真報仇嗎? 該死的是自己吧 居然沒能保護好他 辜負了靈心異佛等人臨終前的交託 地上忽見數字--- 生要見人 死要見屍 字末有著明顯的顫抖 他說...他要努力平定天下狼煙 他說. ..要帶他到大江南北 組團遍覽湖光山色 就連名稱都想好了 --仙境遊樂團 雖然知道實現的可能性極低 但偶爾陪他作作夢 也挺有趣的 其實 去哪都無所謂 只要他開心 都好 記得不只一個人這麼提醒他..葉小釵 你不要太寵他了 早晚你會吃虧的 ...通常話還沒說完就被賢人給“溫柔”的轟出去 「不相信?那你可以去求證啊!如果要為素還真報仇 你現在就可以動手了! 」 葉小釵的眼中 除了初聞訊息時的震驚 情緒沒有明顯的波動 只有無數的疑惑.... 上天給了你一條活路 為何不能放過他 各自安生? 屬於你和他的鬥爭的時代 早已飄然遠去 殺了你 他就會回來嗎? 如果他立刻出現在眼前 他的劍會不留情的刺穿他 即使背負臭名亦不後悔 殺了你 真是他的期望嗎? 也許他會說 罷了 我不想再追究 離開吧 殺了你 處在沒有他的世界 自己還能擁有快樂嗎? 是他讓自己明白還是有心 有七情六慾的 那些吃飽沒事找碴老愛批評他的人 他會等在山腳下找那些人算帳 當然...不能做得太過分 徒增琉璃仙境的麻煩 當他處理事情過於忙碌時 他會把他拖去後山...漫無目地的閒逛 徜徉在大自然的懷抱 好好的放輕鬆 聽見自家主人主動求死 司徒笑夢忙搶身介入兩人中間 「葉小釵 不可啊 你要殺便先把我給殺了!讓我先下去伺候主上,主上這段日子一直過得很辛苦,但他心心念念的全是你啊!他為了你 為了金小開處處打算 落得如此下場 主上情何以堪?為了一個清香白蓮 ,賠上你的清譽以及忘恩負義的罵名實在不值得呀!再說主上出 發點也都是為了你好... 」 「司徒笑夢, 退下吧 不必多言!好好輔佐金小開導正他的思想 葉小釵你儘管動手吧 能再見到你我已心滿意足了 」 主上...請你不要再刺激葉小釵了 老奴我還想留一些棺材本啊 你真要有個什麼閃失 要我這把年紀往那兒去謀生? 「葉小釵 臨死之前 我能與你痛飲一番嗎? 」其實他還是不甘心!原該是屬於他的人啊 原本藉由自身的病弱能打動他的惻隱之心 動以提點之恩情 便能讓世家增強戰力 想不到一扯上素還真 葉小釵 便翻臉不認人 葉小釵依舊沉浸在自己的思緒 乍聞摯友的死訊 腦海一片亂轟轟的 沒有多作回應 面對這突來噩耗 全無心理準備 以為每次離別後都會再見面..也許有時會久一點 心劍在胸中翻騰著 恩與仇 收與放 他以為遇見素還真之後 再不會有相同的情形發生 「司徒笑夢 備酒」 見葉小釵沒有下一步動作,歐陽上智認為他默許了 「是」 葉小釵回想以前和素還真在琉璃仙境時他總會拉著自己品茗 偏巧 他倆都不愛酒 除了味道辛辣 入口嗆鼻 還有.... 「葉小釵 老夫敬你三杯」 木然的點頭,緩緩舉起酒杯, 醇厚的液體滑入喉中, 依然是那樣的難喝 ,這回....多了些酸苦 為什麼他要坐在這裡跟凶手對飲? 為什麼他要聽他講這些瑣事? 既然心的方向已然確定 葉小釵就沒有回頭的理由 至死方休 葡萄美酒夜光杯 欲飲琵琶馬上摧 醉臥沙場君莫笑 古來爭戰幾人回 渭城朝雨浥清塵 客舍靑靑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 西出陽關無故人 以前..就算他們沒有行酒令 也總會聽素還真吟出一首首千古絕句 儘管他也愛讀書 因為少時給一劍萬生作童僕然後又是一陣腥風血雨的生活,不良於言的他一直這麼認為... 書,是除了素還真外最能帶給他心靈上的寧靜 所以一得空他總會去素還真藏書的地方消磨時光 要是有不明白的更是直接找素還真打破沙鍋問到底 為此,素還真還常笑話他 “這劍痴之盛名還真是有些枉費 不如說是書痴”吧 他感覺自己再無法呆在這兒 ...葉小釵站起身子 毅然地朝外頭走去 不過踏了三步 葉小釵覺得自己的身體漸漸地開始不聽使喚 水...抿了抿唇 好似有一把無形的火焰 圍繞著他 眼前景色逐漸迷離..勉強扶著門板才得以穩住身軀 怎會..怎會如此? 粗重的喘息 越加沉重的腳步怎麼也跨不出去 「嗯...葉小釵你怎麼了?醉了嗎?也不過才一杯而已」 司徒笑夢訝異這葉小釵竞是如此不勝酒力 「司徒笑夢 將人帶下稍作休息吧 」 「是」 啊..葉小釵搖頭拒絕 推了推身旁的人 究竟是那兒不對?難道是...驚怒的眸光望向歐陽上智 久別重逢 在他心裡 對他 仍然存有利用的想法 難道不能像對待普通朋友一般..也是...他和他 地位從來就不曾平等過 若不儘速離開此地 只怕是離不開了 「由不得你!」 一道氣勁自歐陽上智口中疾射而出 葉小釵立刻陷入昏迷 「主上.. 」 司徒笑夢上前等待指示 他相信主上做事 自有他的道理 是非 對錯本來就因所持立場而異 能讓主上一償多年心願 他也替主上 高興 這麼多年以來 主上身邊始終是孤單的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歐陽上智昂然的站起 失去意識的葉小釵正穩穩在他懷中 一反方才與葉小釵對談的模樣 「素還真 你將我的人洗腦洗的真是徹底..就算你得到他的心那又如何? 終究 我還是最後的勝利者丫」 「屬下即刻準備 請主上稍待片刻」 悠悠醒轉 高溫的焚火燒得他週身皮膚通紅 意識依舊有些昏沉 單衣因 源源不絕的薄汗滲出而開始逐漸變得透明 雙腕讓兩旁的鎖鏈縛住 處在潮濕晦暗的空間令他渾身警戒著 石門轟然開啟 數條人影 直直地撲向他 以他為軸心圍成一個不大不小的圓圈 啊...這些人要幹什麼? 奮力地扯 動鎖鏈 破空的聲響如悶雷一般, 一陣又一陣的熱辣痛楚 落在他的胸膛 落在他的背脊 逆光中迎來不凡的偉岸身影 「葉小釵 你仍是不肯改變心意回到我的身邊麼? 」 歐陽上智下了最後通牒 雖然 手段是殘忍了一些 在這些人面前若不殺一敬百 難保將來不會出亂子 哼. 葉小釵咬牙默默忍受身上的皮開肉綻 他早該明白 順者昌 逆者亡是歐陽世家一貫的作風 堅定的搖頭拒絕 亦無疑是背叛的一種 既是如此 歐陽上智也只能尊重他的抉擇 畢竟世家絕不容許貳心之人 但代價.... 「你我的帳一次結清如何? 」 「來人... 將他放在石床上」 兩名兵士粗魯地解下葉小釵 拖行至床旁 重重地扔下 「通通退下吧」 原本人聲雜沓的屋室 恢復了靜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