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舞月光雨

關於部落格
半生閒心今終止

一步霹靂無盡期

義膽戰將披浴血

蓮葉情誼無可擬
  • 66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代價17~18

嗯? 「我們回二重林好嗎」 ......... 「您不反對 我就當您答應囉 馬車已經備好了 我們隨時可以啟程 」 葉小釵隨著花非花登上了車輦 隨著馬車的奔馳 景物 亦迅速地後退著 一如他們之間 終究只能成為回憶嗎? 不過半日光景 便已抵達目的地 萬一 素還真突然後悔 卻找不到他怎麼辦? 心念突起 葉小釵趁著暗夜無人 作好一切偽裝悄然離去 呵..他怎麼可能會後悔? 途中卻又暗笑自己的愚蠢想法 像他這樣的人 命中注定是飄零的落葉 怎敢妄想花的青睞? 葉小釵依舊來到當初他們下榻的客棧附近 回憶點滴紛紛湧上心頭 「客官? 」在門口招呼的店小二一眼便認出 當初另一位大爺可是闊綽地付了一年的房租呢 聽掌櫃的說原來這兩人真實身分是武林名人 只是因為一些緣故才改變容貌 還特別交代要以上賓之禮對待 說是對店裡有好無壞之類的.. 聽長輩說江湖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混的 平凡地做生意比較實在 「好久沒看見您了 今天想吃點什麼?」 葉小釵莫名奇妙地被拉了進來 聽聲音似乎很是熟悉 沒什麼威脅性 就著桌上的茶水他寫下 “我沒錢” 三字 「說到錢傷感情了真是...客官您先去上房梳洗梳洗 餐點馬上給您送來 照舊嘛. ..」 葉小釵心頭抽了一下 景物依舊在 人面不知何處去 桃花依然笑春風 這倒是符合他現下的心境 ******************************************************** 今日的琉璃仙境 氣氛有些詭譎 收到秦假仙送來的藥包 花非花怒氣騰騰地殺上清香白蓮的地盤 「花ㄟ 有話好說 有話好說啦 」秦假仙小心翼翼地伺候準備發飆的太座 他明明只負責送貨啊 哪知掃到龍捲風 「說你個頭 再阻擋我就把你轟下去 」姑奶奶現在心情很不爽 「發生何事呢? 花非花 葉小釵他..好嗎? 」離開了江湖應該是過得不錯 可素還真還是想關心 雖然沒有他在身邊的日子還有些不適應 「祖父跟著你有哪一天過過好日子? 你需要幫忙 祖父二話不說兩肋插刀 現在..你嫌他礙眼了 就用一句話打發他走 不聞不問 還好意思問祖父過得好嗎?真不知道祖父前世欠了你多少債? 」花非花嬌斥著眼前的罪魁禍首 「花ㄟ..賣生氣 ..生氣會比較快老喔..」紅糟鼻頭的丈夫持續扮演滅火器的角色 「氣都氣死了 ...還管他老不老..」花非花將一堆藥包丟向素還真 「祖父沒這個福分喝到素賢人親自為他調配的補藥 」 「花非花 請勿為了跟我賭氣 拿葉小釵的身體開玩笑..這對他....」 「我說祖父他 喝不到素賢人為他調配的補藥 你聽不清楚嗎?還是你重聽?」 「為何? 」聽起來有點不妙 「祖父失蹤了 現在不知道在哪裡流浪? 他現在又看不見..真讓人急死了 」 「啥 葉小釵不是在二重林退隱嗎?」 「是這樣沒錯 但隔天晚上我見祖父整天都沒步出房門 進去一看 才發現祖父不見了 」 「怎會如此? 」素還真也不禁焦急了起來 「說..你為何要讓祖父難過?」知道跟著素還真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沒想到連祖父也不例外 「素某....」只是不想葉小釵這麼辛苦 「花ㄟ 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葉小釵 其他的再說啦 」葉小釵的自尊比天還高 他不會願意拖累任何人的 「就算找到祖父 也只是找到一副失心的軀殼 那有何用? 」印象中的祖父很是堅強 什麼 大風大浪沒見過 「唉呦...阿素還真郎咧?剛剛不是還在?什麼時候飛走的?」 「還問 ...趕快幫忙找啦 ..」花非花給了丈夫一個爆栗 「喔..好啦 好啦 ..君子動口不動手咩」娶到小辣椒 早晚辣死自己 「夫君...我就是小 ‧人‧那‧一‧邊‧的 你有意見嗎?」 「哈哈...我的水某怎有可能是小人呢 ...水某的話是聖旨呢..來...我小秦子給你牽」 「葉小釵..來..讓老夫好好的疼惜你 」頭下腳上地被拎起 騰空的雙腳無法著地 奮力地捶打著那人的後背 『放我下來..素還真...救我.』葉小釵想拉住素還真的手卻始終有一段距離 「小釵..我該放手成全你的幸福..」 『別走...你不能這樣丟下我.. 你回來..』 砰咚一聲 一把被人給拋向床舖的葉小釵 雙拳抱膝地窩在床角 微微發顫 眼前的景象不再是熟悉的屋內陳設 一片漆黑中 地上充滿了一張張陌生的面孔帶著邪惡的笑容 朝向他張牙舞爪的逼近 而自己 卻動彈不得地被捉住手腳拖向床沿 『放開我..』胡亂揮舞著 雙手 「來..反正你閑著也是閑著...跟我們一起打發時間吧..」 「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呀 是不是...」 『走開.. 』葉小釵一腳一個的踹著 另一個趁亂欺身而上的則快速地剝去了他的衣物 強健的胸肌與白皙修長的雙腿 因不斷地掙扎 加速了匪類們的獸性 「嘿嘿嘿....身材鍛鍊保養得很好嘛..」 如此完美 舉世無雙的尤物 讓所有人口水流了滿地 描畫著他的一眉一眼 順著斜下的疤痕 輕觸流線的形體 揉壓著他的敏感 撥開山谷間隱藏極好的幽徑 『你們..不可以.. 』 蜂擁而上的需索 讓他倍感噁心 『唔...住手..別這樣..』以他的盛名 何曾如此卑躬屈膝? 但形勢比人強的狀況下卻讓他不得不如此 被迫敞開的通道瞬間失去了自由呼吸的空氣 劇烈又熟悉的羞恥讓他的皮膚上冒出粒粒突 起 體內的侵犯未停 身子忽地被翻了過去 傳來陣陣囓咬與舔舐 彷彿一群餓鬼 搶著享用難得 的貢品 不斷被伸展極限的四肢 變換著難以啟齒的姿勢 承受著不同層次的撞擊、 撕扯與搖晃 輪番的人海戰術下 壓得他快要喘不過氣 多希望能就此昏迷 五感卻是異常地清醒 在那段暗無天日的歲月裡 淫聲浪語不絕於耳 殘酷的蹂躪 是那些人出勤後的消遣與樂趣 有時會逼著他內服外用著不知名的丸藥 為的是尋求更大的刺激 「哈..說他是刀狂劍癡 倒不如說是歐陽世家的慰安男妓啦..」 此話一出 滿室哄堂大笑著 啊... 『住口..住口 我要殺了你們...』翻飛的銀瀑 怒目切齒地急欲掙脫 卻力不從心 「呵呵. .你說什麼 很舒服?還要多來幾次...是嗎? 」惡意地揶揄著他口不能言的缺陷 一身髒污的葉小釵只能怨懟地望著 始終冷眼旁觀的清香白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